当前位置:链外网 > 快讯 >

为何人类学家比经济学家对BTC更有兴趣?

  • 快讯
  • 2021-10-07 17:08
  • admin

结论

这里的重要要素是,人类学家对BTC有不少有趣的怎么看。

相比之下,经济学家的评论总是看上去很陈腐且无知。

人类学家认识到BTC在引导大家重新考虑啥是货币方面发挥了要紧用途,反过来又对社会生活产生了很多影响。同时,人类学家也认识到,围绕BTC的社会动态和社区,它的 meme 和BTC现象的社会文化元素对其成功至关要紧。

人类学可能不是理解BTC整体的最好学科,但同样可以说其他每一个学科都是独立的。BTC非常复杂,要完全理解它,需要知道工程、密码学、勉励机制、文化、社会心理学、互联网系统等等。换句话说,它不是一门学科的工作。

BTC现象的文化和社会方面不可以被低估和忽略,由于这里面有很多问题的答案。为何大家会关心BTC?为何大家要关心BTC?对很多人类学家来讲,这项技术非常可能把货币带回了大家手中。

人类学家是如何看待BTC的?

在看了人类学家的基础办法、理论和认识论之后,人类学家对BTC持有哪些样的怎么看呢?

BTC是一面镜子

BTC包含的意思是「足够宽松,对社区成员来讲意味着不少东西,但又足够具体,能把社区捆绑在一块」。这个社区是一个新的有机体(Quittem),而且BTC的估值非常难确定,这部分事实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可以把他们选择的意义和欲望投射到它身上。BTC告诉大家所有大家想相信的东西,无论喜好者和批评者都是这样(Kavanagh 等人)。

备注:

我知晓人类学和经济学都是很多样和复杂的。因此,我对妄下结论感到惭愧。不过,我的发言并不是所有些经济学家或人类学家。

也就是说,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批评整个经济学,而是批评它的近况:因为它的命令和控制办法、自上而下的办法、模、假设和缺少系统的看法,它已经与现实脱节。

感谢以下思想家和作家提供的宝贵反馈:Martin Tremcinsky、Emil Sandstedt 和 Paula Magal。

BTC借助了大家的精神风韵

对BTC矿工的研究揭示了围绕着BTC范围的兴奋程度和创造能量(Calvão),正是BTC社区的这种精神和伦理才可能会感染世界。

BTC社区的价值观和仪式感对BTC的成功非常重要

Kinney 的一项研究表明,个人使用BTC遵循一个独特的过程:第一,使用者以我们的方法发现BTC的价值。下面,他们反射性地克服了对其价值初步认知的挑战。最后,他们通过承诺的仪式(Kinney)重申他们在这个系统中的嵌入性,譬如今天在 Crypto Twitter 上的「激光射线到 100,000 USD!」(Laser rays to $100,000!)现象。这也第三证实了群体认可对BTC作为货币的社会建设的重要程度。

因此,BTC社区的价值体系和仪式使BTC变得成熟,并帮确立了它作为货币的地位。正如BTC社区也澄清的那样,BTC不只有技术和数字的支持,也有 meme 的支持。

BTC不仅仅是投机

人类学家反对BTC只不过投机的说法。BTC是所有者长期持有些一种资产。

BTC不只由贪支撑,也由社区、信仰和归属感支撑(Morucci)。

出处链接:bitcoinmagazine.com

啥是人类学?

人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它关注的是通过参与性察看或民族志来理解文化:在被研究的社会世界中进行文化浸透。这种研究办法是该学科的核心,可以迫使从业者「走出去」,暴露自己,并作为当地人体验被研究的文化。

或许,这便可以讲解为何人类学家常常与经济学家发生激烈的争论,由于经济学家是通过数字总量和抽象模来理解世界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世界的怎么看是自上而下的,是基于其模和假设的演绎推理,而这部分模和假设深受经典牛顿物理学及其「天体平衡」定义的影响,缺少从热力学中出现并影响到工程学的「系统看法」(Alizart,2021)。

相比之下,人类学既涉及演绎逻辑又涉及总结逻辑,但大多中心化在后者。察看到的和经历过的现实日常的证据致使了理论框架的形成(和重新调整):第一是证据,然后是理论,这样反复。

人类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对「emic」(大家对世界的主观信念和经验)的关注高于 「etic」(客观真理)。因此,人类学觉得,假如脱离了大家的经验和生活现实,各种经济增长参数等客观手段就没什么意义。审视「外在」赋予人类学一种超级力量:有能力也有必要对其他信仰体系持开放态度,挑战我们的心智模式,同意更多的见解,并因此对世界形成一种更细微和全方位的怎么看。

人类学的超级力量是它对其他信仰体系的开放性,与因此对世界形成更细致全方位怎么看的能力。

BTC是高度政治化的

所以,BTC有能力创造政治机构。它有能力投射大家原始的人类激情,甚至以破坏目前政治、经济和社会体系的方法(Caldararo)。比如,对于互联网空间和线下的BTC社区来讲,Hodling 是一种对抗国家控制的货币价值贬值的方法(Morucci)。除此之外,对斯洛伐克一家BTC咖啡馆的研究表明,员工是可以使「小白」同意BTC的。BTC为咖啡馆提供了非常大程度的权力和自由,使其不受国家「老大哥技术」的控制(Tremcinsky)。有趣的是,别的人还要出结论觉得,BTC可以帮大家克服由新技术的中心化导致的企业权力固化,而这种权力现在学会在少数科技公司手中(Caldararo)。

BTC不只依靠于数学,更不是完全「去信赖」–它的社会层对于维护和赋予其价值是至关要紧的

人类学家批评了BTC社区的信念,即BTC是完全去信赖的,且完全「由数字运行的」。依据人类学家的看法,这是不可能的,由于大家是社会生物,也就是说BTC的社会文化层在决定它是不是有价值,与这种价值是什么方面起着要紧用途。数字经济中的民主社区的形成仍然嵌入在社会关系中。所以,BTC不受任何机构调解的想法被觉得是一种幻觉(Tylor 和 Bill Maurer)。Giacomo Zucco 也有类似的立场,他宣称需要维持只针对BTC的清教徒立场,据此,除去BTC以外的所有数字货币都被描述为「shitcoins」,且不值得持有。「你需要教条,你需要忌讳,你需要社会协议来迫使大家变得更好。」。

这进一步强调了BTC协议的「社会层」与技术层同样要紧。

货币的性质正在改变,BTC将在将来发挥重要用途

人类学家已经注意到,因为BTC的出现,大家对货币的性质提出了严肃的问题,这对社会和整个人类都有要紧的影响。即便它失败了,BTC也是一个迷人的「突破性实验」,能够帮助揭示货币是怎么样被牵扯到社会秩序中的,与特定的价值观和实践是怎么样出现的 (Kavanagh 等人)。

Dodd 在他的《货币的社会生活》(The Social Life of Money)一书中写道,货币伴随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化,而且大家正在看到它第三变化。货币正变得愈加去中心化,而BTC非常可能在将来的货币中饰演要紧角色。

「货币由国家概念的年代马上结束。货币可以而且非常可能会以不一样的方法组织起来。」——Dodd,《货币的社会生活》

主流经济学家因抨击BTC而闻名,另一方面,人类学家却对它愈加有兴趣。

撰文: MICK MORUCCI
翻译:Yangz

我是一名走进了BTC兔子洞的人类学家及经济学家。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澄清我的想法,与为何这两个学科对BTC的反应这样不同。

人类学在理解BTC方面的局限性

人类学远非完美,作为理解BTC的框架,它有一些局限性:

人类学缺少可以理解和研究链上活动所需的量化工具包,来从链上活动中获得很多行为上的洞察力。大家需要推进人类学理解数字世界的技术,如此它才能维持有关性,并与其他学科进行更广泛的讨论。

人类学一直是一门高度多元化的学科,欢迎来自很不一样的看法和其他学科的视角、理论和办法。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正经历着愈加多的同质化,走向超深思、高度理论化和过于哲学化的学派,这部分学派总是与大家的平时生活失去联系。

人类学缺少对宏观经济的系统怎么看,在理解目前货币范式的入门知识方面做得不够。这也致使今天很多人类学家觉得市场只不过功能失调,系统是容易化的资本主义或新自由主义,对中央银行在经济中发挥的广泛用途认识不足。

像其他学术界一样,人类学不仅能够承受错误,而且可以继续错误并假装自己是正确的。人类学不需重要怕在实践中变得愈加应用化,由于通过如此做,它可以进步它的办法和框架,而这就是设计人类学这个混合学科今天正在做的事情。

为何人类学家会对BTC有兴趣?

人类学有写作异国「他者」的悠久传统,而BTC对世界上大部分人来讲当然是一种新的异国 「他者」。因此,人类学家像对待任何其他文化一样对待BTC文化:不做任何判断,以开放的态度挑战自己对它的成见。

人类学家已经大胆地研究了BTC矿工、持有者、投机者和当地BTC商人等的世界。这使他们可以通过超越我们的视角来认识社区的信仰和看法。很多人类学家也从研究中得到了这部分社区的精神和信仰的启发,我将在下一节中更深入地讲解这一点。

与此相反,主流经济学家继续从他们的象牙塔中看待BTC。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努里尔-鲁比尼、史蒂夫-汉克和其他很多人都系统地将BTC斥为泡沫、郁金香或投机性资产,且极少考虑大家今天是怎么样实质用和看待它的。

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正把自己锁在一个回音室里,与其他看法隔绝,极少收到来自外部的反馈。除此之外,它也缺少办法论工具来理解文化。难怪它错误地将BTC的 meme 文化看作是不有关的部落现象。

但,经济学家谬论的核心是认识论的:啥是公认的真理,真理来自哪儿?它是来自「上层」(指国家或上帝),还是来自「下层」(当地的大众信仰)?当涉及到资金时,哪个来决定啥是资金(资金的真相)?主流经济学的存活方法是假设货币是「法定货币」,也就是说,货币的价值是由国家的最后判断和正式法令决定的。相比之下,人类学对大家的看法和信仰更有兴趣,因此同意BTC作为货币也没有问题,由于最后,大家相信它是货币,而且他们也会这样用它。

经济学家谬论的核心是觉得货币是法令规定的货币(由于国家和其专家经济学家是这么说的),这意味着他们没充分认识到大家所拥有些集体决定的力量。

人类学家对BTC有兴趣也是由于它对该学科的近况没威胁。人类学主如果一门描述性的学科,关注的是怎么样理解事物的本质,而不是「搞乱事物」。相比之下,经济学是关于规定和「干涉」经济的:经济需要被「刺激」,然后「稳定」,就业也需要「最大化」。因此,在货币政策方面没办法控制的BTC,很大地限制了经济学对经济有哪些用途范围。BTC非常可能正在挑战经济学家的核心信念,或者他们的有关性。不过,话虽这样,这也并非所有经济学的真实状况。比如,有一些异端办法更多地是从系统角度出发的,如奥地利学派,它将认识论翻转过来,觉得真理和经济活动来自个人的经济行为,而不是国家,后者不被视为经济生活的根本。

BTC是货币

人类学家承认BTC是货币,第一是「由于大家是如此称呼它的,[而且] 很多人也把它当货币用」(Kavanagh 等人)。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